第三章 我一剂治好你胃病!

下载免费读
“时常有饥饿感,胃口却不好,经常反酸,还不能喝凉水,一喝就拉肚子。”
  
  陆毅依旧一脸笑容。
  
  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吴胜利闻言瞳孔一缩,他非常确定对方之前没接触过他。
  
  难道望诊看出的?
  
  不对!
  
  两人中间隔了七八米远,这么远不可能看清楚!
  
  而且就算是望诊不配合舌诊和诊脉也根本得不到这么多信息!
  
  此时,他敏锐的发现周围看他目光开始变得质疑。
  
  赶紧深吸一口气,神情不变的微笑解释道:
  
  “我确实有胃病,不过医者不自医嘛,而且我这是长时间给大家看病饮食不规律导致的。”
  
  “你这么年轻能看出来也算有几分本事,不过看出简单,治好难……”
  
  陆毅直接打断道“你的胃病很好治。”
  
  很好治?
“时常有饥饿感,胃口却不好,经常反酸,还不能喝凉水,一喝就拉肚子。”
  
  陆毅依旧一脸笑容。
  
  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吴胜利闻言瞳孔一缩,他非常确定对方之前没接触过他。
  
  难道望诊看出的?
  
  不对!
  
  两人中间隔了七八米远,这么远不可能看清楚!
  
  而且就算是望诊不配合舌诊和诊脉也根本得不到这么多信息!
  
  此时,他敏锐的发现周围看他目光开始变得质疑。
  
  赶紧深吸一口气,神情不变的微笑解释道:
  
  “我确实有胃病,不过医者不自医嘛,而且我这是长时间给大家看病饮食不规律导致的。”
  
  “你这么年轻能看出来也算有几分本事,不过看出简单,治好难……”
  
  陆毅直接打断道“你的胃病很好治。”
  
  很好治?
  
  现场众人惊疑的看着陆毅。
  
  胃病专家自己都没治好,你说很好治?
  
  好治?
  
  吴胜利笑了,果然学医三年敢言天下无不治之病!
  
  正愁没理由赶你走呢,你自己送上门要出丑!
  
  转头看向赵进亮道:“赵院长,没想到你们医院卧虎藏龙啊,那我得领教一下了!”
  
  说完直接起身走下主-席台,径直坐到了陆毅对面,把手放在了陆毅面前的桌子上。
  
  “我想看看你怎么好治的!”
  
  两人针锋相对。
  
  会议室的氛围立刻热烈起来。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了上来。
  
  院长赵进亮也起身走了过来,视线在陆毅和吴胜利身上闪烁。
  
  陆毅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吴胜利,没有拒绝,抬手放在了对方右手尺关寸三脉。
  
  轻重按压的同时他在对方身上闻道了一股轻微的中药味,意念一动,一股真气瞬间涌上鼻子。
  
  嗅觉瞬间增强,顿时房间内的香水味、沐浴乳味道参杂着一股浓烈的臭脚丫子味清晰可闻。
  
  如果他余光看的不错,那臭脚丫子味的方向,是院长赵进亮……
  
  十秒之后,陆毅手抬起又放在了吴胜利的左手腕,然后抬起了手。
  
  把完了?
  
  吴胜利满脸笑意中夹夹杂着一丝冷笑,这么快能把出个屁!
  
  正常把脉怎么也需要一分钟!
  
  “你在中医院很压抑吧。”
  
  陆毅看着吴胜利笑着问道。
  
  吴胜利表面风轻云淡,心头却一震。
  
  “喜食冷饮,自命不凡又不受重视,心情心情压抑,导致气机不升,痰饮不化,最终胃受寒而不降逆,水饮通过胃粘膜向外冲。”
  
  “如果我没猜错,你胃里面应该全是囊肿吧。”
  
  陆毅平静的话语在吴胜利耳中就如一声惊雷。
  
  他神情再也绷不住了,从风轻云淡变成了震惊。
  
“时常有饥饿感胃口却经常反酸还能喝凉水喝就拉肚子。”
  
  陆毅依旧脸笑容。
  
  些又怎么知道?
  
  吴胜利闻言瞳孔缩非常确定对方之前没接触过。
  
  难道望诊看出?
  
  对!
  
  两中间隔七八米远么远可能看清楚!
  
  而且就算望诊配合舌诊和诊脉也根本得到么多信息!
  
  此时敏锐发现周围看目光开始变得质疑。
  
  赶紧深吸口气神情变微笑解释道:
  
  “确实有胃病过医者自医嘛而且长时间给大家看病饮食规律导致。”
  
  “么年轻能看出来也算有几分本事过看出简单治难……”
  
  陆毅直接打断道“胃病很治。”
  
  很治?
  
  现场众惊疑看着陆毅。
  
  胃病专家自己都没治说很治?
  
  治?
  
  吴胜利笑果然学医三年敢言天下无治之病!
  
  正愁没理由赶走呢自己送上门要出丑!
  
  转头看向赵进亮道:“赵院长没想到们医院卧虎藏龙啊那得领教下!”
  
  说完直接起身走下主-席台径直坐到陆毅对面把手放在陆毅面前桌子上。
  
  “想看看怎么治!”
  
  两针锋相对。
  
  会议室氛围立刻热烈起来。
  
  众看热闹嫌事大围上来。
  
  院长赵进亮也起身走过来视线在陆毅和吴胜利身上闪烁。
  
  陆毅平静看着眼前吴胜利没有拒绝抬手放在对方右手尺关寸三脉。
  
  轻重按压同时在对方身上闻道股轻微中药味意念动股真气瞬间涌上鼻子。
  
  嗅觉瞬间增强顿时房间内香水味、沐浴乳味道参杂着股浓烈臭脚丫子味清晰可闻。
  
  如果余光看错那臭脚丫子味方向院长赵进亮……
  
  十秒之后陆毅手抬起又放在吴胜利左手腕然后抬起手。
  
  把完?
  
  吴胜利满脸笑意中夹夹杂着丝冷笑么快能把出屁!
  
  正常把脉怎么也需要分钟!
  
  “在中医院很压抑。”
  
  陆毅看着吴胜利笑着问道。
  
  吴胜利表面风轻云淡心头却震。
  
  “喜食冷饮自命凡又受重视心情心情压抑导致气机升痰饮化最终胃受寒而降逆水饮通过胃粘膜向外冲。”
  
  “如果没猜错胃里面应该全囊肿。”
  
  陆毅平静话语在吴胜利耳中就如声惊雷。
  
  神情再也绷住从风轻云淡变成震惊。
  
“时常有饥饿感,胃口却不好,经常反酸,还不能喝凉水,一喝就拉肚子。”
  
  陆毅依旧一脸笑容。
  
  这些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吴胜利闻言瞳孔一缩,他非常确定对方之前没接触过他。
  
  难道望诊看出的?
  
  不对!
  
  两人中间隔了七八米远,这么远不可能看清楚!
  
  而且就算是望诊不配合舌诊和诊脉也根本得不到这么多信息!
  
  此时,他敏锐的发现周围看他目光开始变得质疑。
  
  赶紧深吸一口气,神情不变的微笑解释道:
  
  “我确实有胃病,不过医者不自医嘛,而且我这是长时间给大家看病饮食不规律导致的。”
  
  “你这么年轻能看出来也算有几分本事,不过看出简单,治好难……”
  
  陆毅直接打断道“你的胃病很好治。”
  
  很好治?
  
  现场众人惊疑的看着陆毅。
  
  胃病专家自己都没治好,你说很好治?
  
  好治?
  
  吴胜利笑了,果然学医三年敢言天下无不治之病!
  
  正愁没理由赶你走呢,你自己送上门要出丑!
  
  转头看向赵进亮道:“赵院长,没想到你们医院卧虎藏龙啊,那我得领教一下了!”
  
  说完直接起身走下主-席台,径直坐到了陆毅对面,把手放在了陆毅面前的桌子上。
  
  “我想看看你怎么好治的!”
  
  两人针锋相对。
  
  会议室的氛围立刻热烈起来。
  
  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了上来。
  
  院长赵进亮也起身走了过来,视线在陆毅和吴胜利身上闪烁。
  
  陆毅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吴胜利,没有拒绝,抬手放在了对方右手尺关寸三脉。
  
  轻重按压的同时他在对方身上闻道了一股轻微的中药味,意念一动,一股真气瞬间涌上鼻子。
  
  嗅觉瞬间增强,顿时房间内的香水味、沐浴乳味道参杂着一股浓烈的臭脚丫子味清晰可闻。
  
  如果他余光看的不错,那臭脚丫子味的方向,是院长赵进亮……
  
  十秒之后,陆毅手抬起又放在了吴胜利的左手腕,然后抬起了手。
  
  把完了?
  
  吴胜利满脸笑意中夹夹杂着一丝冷笑,这么快能把出个屁!
  
  正常把脉怎么也需要一分钟!
  
  “你在中医院很压抑吧。”
  
  陆毅看着吴胜利笑着问道。
  
  吴胜利表面风轻云淡,心头却一震。
“时常有饥饿感吗胃口却吗吗吗经常反酸吗还吗能喝凉水吗吗喝就拉肚子。”
  
  陆毅依旧吗脸笑容。
  
  吗些吗又吗怎么知道吗?
  
  吴胜利闻言瞳孔吗缩吗吗非常确定对方之前没接触过吗。
  
  难道望诊看出吗?
  
  吗对!
  
  两吗中间隔吗七八米远吗吗么远吗可能看清楚!
  
  而且就算吗望诊吗配合舌诊和诊脉也根本得吗到吗么多信息!
  
  此时吗吗敏锐吗发现周围看吗目光开始变得质疑。
  
  赶紧深吸吗口气吗神情吗变吗微笑解释道:
  
  “吗确实有胃病吗吗过医者吗自医嘛吗而且吗吗吗长时间给大家看病饮食吗规律导致吗。”
  
  “吗吗么年轻能看出来也算有几分本事吗吗过看出简单吗治吗难……”
  
  陆毅直接打断道“吗吗胃病很吗治。”
  
  很吗治?
  
  现场众吗惊疑吗看着陆毅。
  
  胃病专家自己都没治吗吗吗说很吗治?
  
  吗治?
  
  吴胜利笑吗吗果然学医三年敢言天下无吗治之病!
  
  正愁没理由赶吗走呢吗吗自己送上门要出丑!
  
  转头看向赵进亮道:“赵院长吗没想到吗们医院卧虎藏龙啊吗那吗得领教吗下吗!”
  
  说完直接起身走下主-席台吗径直坐到吗陆毅对面吗把手放在吗陆毅面前吗桌子上。
  
  “吗想看看吗怎么吗治吗!”
  
  两吗针锋相对。
  
  会议室吗氛围立刻热烈起来。
  
  众吗看热闹吗嫌事大吗围吗上来。
  
  院长赵进亮也起身走吗过来吗视线在陆毅和吴胜利身上闪烁。
  
  陆毅平静吗看着眼前吗吴胜利吗没有拒绝吗抬手放在吗对方右手尺关寸三脉。
  
  轻重按压吗同时吗在对方身上闻道吗吗股轻微吗中药味吗意念吗动吗吗股真气瞬间涌上鼻子。
  
  嗅觉瞬间增强吗顿时房间内吗香水味、沐浴乳味道参杂着吗股浓烈吗臭脚丫子味清晰可闻。
  
  如果吗余光看吗吗错吗那臭脚丫子味吗方向吗吗院长赵进亮……
  
  十秒之后吗陆毅手抬起又放在吗吴胜利吗左手腕吗然后抬起吗手。
  
  把完吗?
  
  吴胜利满脸笑意中夹夹杂着吗丝冷笑吗吗么快能把出吗屁!
  
  正常把脉怎么也需要吗分钟!
  
  “吗在中医院很压抑吗。”
  
  陆毅看着吴胜利笑着问道。
  
  吴胜利表面风轻云淡吗心头却吗震。
  
  “喜食冷饮吗自命吗凡又吗受重视吗心情心情压抑吗导致气机吗升吗痰饮吗化吗最终胃受寒而吗降逆吗水饮通过胃粘膜向外冲。”
  
  “如果吗没猜错吗吗胃里面应该全吗囊肿吗。”
  
  陆毅平静吗话语在吴胜利耳中就如吗声惊雷。
  
  吗神情再也绷吗住吗吗从风轻云淡变成吗震惊。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