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又是一出英雄救美

下载免费读
数日后,徐志已经忙完,钱万贯和王埠都被抄家砍头,平阳县的百姓为此高兴了好几日。
  “多谢李公这些日子的款待,我就先告辞了。”
  李府大门前,张启阳向李鸿儒告别后转身上马。回头看了眼一旁的李安宁,李安宁对他笑了笑。
  “小公爷,咱们走吧!”
  “嗯!”
  “驾!”一行十数人骑马离开。
  李安宁呆呆的看着张启阳离去的方向,心变得空落落的。
  一行人出来平阳县,徐志若有所思道:“小公爷,我怎么觉得那李家小姐对你有意思呢?”
  “你这厮,莫胡说,人家一姑娘,你这么说就不怕辱了人家清白?”张启阳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我只是救过她。”
  似乎是察觉到张启阳有些不对,徐志没有再说什么,一行人沉默的往前赶路。
  俩日后,一行人到达了京郊。前方出现一个村子。
  远远的,张启阳就听到前方村子里传来一阵哭叫声,有男人女人,也有老人孩子。张启阳和徐志对视一眼,催动马儿向前跑去。
  村中,不少围观的人脸上都是有屈辱和愤怒交集的神色,很多青年都捏着拳头,不过这些人没有武器,也没有主心骨,也就只能任人欺凌了。
  在一处茅舍前,一个五大三粗家伙正坐在坐在房门前,在他身后,有四个凶神恶煞的人隔开了围观的人群,一个手中拿着一柄利斧,还有一柄铁尺和两把柳叶刀。
  手中的兵器明晃晃的闪着寒光,围观的人虽然有青壮,可手中连棍子也没有一根,真打起来,肯定也是这些人死伤惨重。
  在这几个强盗面前,有两个老年人趴在地上哭着嗑头,还有一个妇人抱着个娃娃睡在地上嚎哭,一个青年男子都被打的满脸是血,被两个拿柳叶刀的强人踩在脚底。
  还有一个面色十分姣好的少女,正被那虎背熊腰的家伙拉在怀中,正在拼尽全力的挣扎。
  让徐志等人先隐藏身形,张启阳一个人朝前走去。
  “哟,挺热闹啊!”一眨眼间,张启阳不知从哪拿出一把折扇,装模作样的摇了起来,到颇有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另一只手背在后面,慢慢朝着。
  “来者何人?”钟大虎缓缓转身,看见只有张启阳一个人,皮笑肉不笑的道:“哪里来的小白脸?怎么,想管老子的好事?”此人身量不高,不过一身的横肉,身子壮而有力,手中虽没有拿着兵器,不过腰间却别着一柄短火铳。
  “不敢不敢。”张启阳笑眯眯的走上前去,笑道:“阁下要是看上这闺女,不妨下个聘带回去,总比在这当着大家吵闹要强不是?我在这里说和说和,大家脸上都好看些……怎样?”
  “哈哈,哈哈!”钟大虎还以为张启阳是来管闲事的,结果听到他那样说,心中顿时一高兴,松开那少女,嘴里喷着酒气,走上前拍着张启阳的肩膀,笑道:“你这小家伙是没看清形式啊……”一句话还没说完,这个钟大虎只觉得喉咙处被重力一击,下半截话就缩了回去,没能说出口来。
  “呃,呃……”钟大虎瞪大双眼,双手扒着喉咙,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张启阳,他想不明白,这个看起来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怎么会出手如此之快。
  很快,他的口鼻中都涌出鲜血,然后眼前一黑,接着便是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
数日后徐志已经忙完钱万贯和王埠都被抄家砍头平阳县的百姓为此高兴了好几日多谢李公这些日子的款待我就先告辞了李府大门前张启阳向李鸿儒告别后转身上马回头看了眼一旁的李安宁李安宁对他笑了笑小公爷咱们走吧嗯驾一行十数人骑马离开李安宁呆呆的看着张启阳离去的方向心变得空落落的一行人出来平阳县徐志若有所思道小公爷我怎么觉得那李家小姐对你有意思呢你这厮莫胡说人家一姑娘你这么说就不怕辱了人家清白张启阳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我只是救过她似乎是察觉到张启阳有些不对徐志没有再说什么一行人沉默的往前赶路俩日后一行人到达了京郊前方出现一个村子远远的张启阳就听到前方村子里传来一阵哭叫声有男人女人也有老人孩子张启阳和徐志对视一眼催动马儿向前跑去村中不少围观的人脸上都是有屈辱和愤怒交集的神色很多青年都捏着拳头不过这些人没有武器也没有主心骨也就只能任人欺凌了在一处茅舍前一个五大三粗家伙正坐在坐在房门前在他身后有四个凶神恶煞的人隔开了围观的人群一个手中拿着一柄利斧还有一柄铁尺和两把柳叶刀手中的兵器明晃晃的闪着寒光围观的人虽然有青壮可手中连棍子也没有一根真打起来肯定也是这些人死伤惨重在这几个强盗面前有两个老年人趴在地上哭着嗑头还有一个妇人抱着个娃娃睡在地上嚎哭一个青年男子都被打的满脸是血被两个拿柳叶刀的强人踩在脚底还有一个面色十分姣好的少女正被那虎背熊腰的家伙拉在怀中正在拼尽全力的挣扎让徐志等人先隐藏身形张启阳一个人朝前走去哟挺热闹啊一眨眼间张启阳不知从哪拿出一把折扇装模作样的摇了起来到颇有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另一只手背在后面慢慢朝着来者何人钟大虎缓缓转身看见只有张启阳一个人皮笑肉不笑的道哪里来的小白脸怎么想管老子的好事此人身量不高不过一身的横肉身子壮而有力手中虽没有拿着兵器不过腰间却别着一柄短火铳不敢不敢张启阳笑眯眯的走上前去笑道阁下要是看上这闺女不妨下个聘带回去总比在这当着大家吵闹要强不是我在这里说和说和大家脸上都好看些怎样哈哈哈哈钟大虎还以为张启阳是来管闲事的结果听到他那样说心中顿时一高兴松开那少女嘴里喷着酒气走上前拍着张启阳的肩膀笑道你这小家伙是没看清形式啊一句话还没说完这个钟大虎只觉得喉咙处被重力一击下半截话就缩了回去没能说出口来呃呃钟大虎瞪大双眼双手扒着喉咙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张启阳他想不明白这个看起来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富家公子怎么会出手如此之快很快他的口鼻中都涌出鲜血然后眼前一黑接着便是倒在地上什么也不知道了数日后徐志已经忙完钱万贯和王埠都被抄家砍头平阳县百姓为此高兴几日。
  “多谢李公些日子款待就先告辞。”
  李府大门前张启阳向李鸿儒告别后转身上马。回头看眼旁李安宁李安宁对笑笑。
  “小公爷咱们走!”
  “嗯!”
  “驾!”行十数骑马离开。
  李安宁呆呆看着张启阳离去方向心变得空落落。
  行出来平阳县徐志若有所思道:“小公爷怎么觉得那李家小姐对有意思呢?”
  “厮莫胡说家姑娘么说就怕辱家清白?”张启阳说到停顿下才说道:“只救过她。”
  似乎察觉到张启阳有些对徐志没有再说什么行沉默往前赶路。
  俩日后行到达京郊。前方出现村子。
  远远张启阳就听到前方村子里传来阵哭叫声有男女也有老孩子。张启阳和徐志对视眼催动马儿向前跑去。
  村中少围观脸上都有屈辱和愤怒交集神色很多青年都捏着拳头过些没有武器也没有主心骨也就只能任欺凌。
  在处茅舍前五大三粗家伙正坐在坐在房门前在身后有四凶神恶煞隔开围观群手中拿着柄利斧还有柄铁尺和两把柳叶刀。
  手中兵器明晃晃闪着寒光围观虽然有青壮可手中连棍子也没有根真打起来肯定也些死伤惨重。
  在几强盗面前有两老年趴在地上哭着嗑头还有妇抱着娃娃睡在地上嚎哭青年男子都被打满脸血被两拿柳叶刀强踩在脚底。
  还有面色十分姣少女正被那虎背熊腰家伙拉在怀中正在拼尽全力挣扎。
  让徐志等先隐藏身形张启阳朝前走去。
  “哟挺热闹啊!”眨眼间张启阳知从哪拿出把折扇装模作样摇起来到颇有副翩翩公子模样。另只手背在后面慢慢朝着。
  “来者何?”钟大虎缓缓转身看见只有张启阳皮笑肉笑道:“哪里来小白脸?怎么想管老子事?”此身量高过身横肉身子壮而有力手中虽没有拿着兵器过腰间却别着柄短火铳。
  “敢敢。”张启阳笑眯眯走上前去笑道:“阁下要看上闺女妨下聘带回去总比在当着大家吵闹要强?在里说和说和大家脸上都看些……怎样?”
  “哈哈哈哈!”钟大虎还以为张启阳来管闲事结果听到那样说心中顿时高兴松开那少女嘴里喷着酒气走上前拍着张启阳肩膀笑道:“小家伙没看清形式啊……”句话还没说完钟大虎只觉得喉咙处被重力击下半截话就缩回去没能说出口来。
  “呃呃……”钟大虎瞪大双眼双手扒着喉咙用可思议眼神看着张启阳想明白看起来过手无缚鸡之力富家公子怎么会出手如此之快。
  很快口鼻中都涌出鲜血然后眼前黑接着便倒在地上什么也知道。
数日后,徐志已经忙完,钱万贯和王埠都被抄家砍头,平阳县的百姓为此高兴了好几日。
  “多谢李公这些日子的款待,我就先告辞了。”
  李府大门前,张启阳向李鸿儒告别后转身上马。回头看了眼一旁的李安宁,李安宁对他笑了笑。
  “小公爷,咱们走吧!”
  “嗯!”
  “驾!”一行十数人骑马离开。
  李安宁呆呆的看着张启阳离去的方向,心变得空落落的。
  一行人出来平阳县,徐志若有所思道:“小公爷,我怎么觉得那李家小姐对你有意思呢?”
  “你这厮,莫胡说,人家一姑娘,你这么说就不怕辱了人家清白?”张启阳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才说道:“我只是救过她。”
  似乎是察觉到张启阳有些不对,徐志没有再说什么,一行人沉默的往前赶路。
  俩日后,一行人到达了京郊。前方出现一个村子。
  远远的,张启阳就听到前方村子里传来一阵哭叫声,有男人女人,也有老人孩子。张启阳和徐志对视一眼,催动马儿向前跑去。
  村中,不少围观的人脸上都是有屈辱和愤怒交集的神色,很多青年都捏着拳头,不过这些人没有武器,也没有主心骨,也就只能任人欺凌了。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