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醒来

下载免费读
张献忠看了一眼沉睡的张启阳,开口说道:“我有一种感觉,此人突然出现在我们与明军的战场上,绝非常人,他的身上必有非常之处!而且你见过谁受了如此重的伤,喝了口水就恢复的?说不定是上天派来帮助我的。”
  韩昂点了点头,他的确没见过那个人受了重伤还有这么多话的。“但愿如此!从他刚才那思维清晰,语句通顺,就能看出来一二。不过,我总是担心…”韩昂说到这,看了一眼张献忠,对方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说的有两点,其一,您看这个人,您说他是在战场上突然出现,您无意救了他,这说明他来历不明。
  其二,你看他穿的衣服,极其怪异,非我类也,说不定,还是明朝锦衣卫或是辽东后金派来的密探!”
  张献忠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我看不像,明朝锦衣卫个个都是好手,哪有这么细皮嫩肉的,再说了,在战场上,那明军不也照样要杀他。说他是金人,我觉得不像,金人的头发都是鼠尾,而他的头发虽然怪异,却并没有像金人那样剪得只剩那么一丢丢。而且如果真是金人派来的密探,应该处处小心,又怎么会向他这样,怪异显眼呢?更何况此地深入我中原腹地,金人与明朝在辽东交战,不会派人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打探消息。再说,如果他真是锦衣卫或者金人的奸细,那我一定亲手宰了他。”
  听到张献忠这样说,韩昂点了点头。“首领心里有数便好,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们还是要小心点!”随后,二人起身,走出了房间。
  房间内恢复了寂静,没人发现,张启阳的胸口戴着的祖传下来的那一块虎形黄玉坠,再次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张启阳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现代,回到了和女友分手那天。在痛苦中他爬上天台喝醉了酒,结果不慎坠楼。半空中,他胸口的玉佩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他便醒了过来。
  此时已是清晨,张启阳撑着床板起身。身上的伤似乎已经好了许多,并没有昨日那般疼痛。伸手检查伤口时,他看到了自己胸口的虎形黄玉坠,他还记得,昨晚梦里就是这块玉将他带到了这里。如果梦是真的,那这块祖传的玉佩是否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又或者这块玉能将自己带来也能带回去。再或者这玉佩能治疗伤势,否则自己身上的伤怎会好得如此之快。
张献忠看了一眼沉睡的张启阳,开口说道:“我有一种感觉,此人突然出现在我们与明军的战场上,绝非常人,他的身上必有非常之处!而且你见过谁受了如此重的伤,喝了口水就恢复的?说不定是上天派来帮助我的。”
  韩昂点了点头,他的确没见过那个人受了重伤还有这么多话的。“但愿如此!从他刚才那思维清晰,语句通顺,就能看出来一二。不过,我总是担心…”韩昂说到这,看了一眼张献忠,对方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我想说的有两点,其一,您看这个人,您说他是在战场上突然出现,您无意救了他,这说明他来历不明。
  其二,你看他穿的衣服,极其怪异,非我类也,说不定,还是明朝锦衣卫或是辽东后金派来的密探!”
  张献忠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我看不像,明朝锦衣卫个个都是好手,哪有这么细皮嫩肉的,再说了,在战场上,那明军不也照样要杀他。说他是金人,我觉得不像,金人的头发都是鼠尾,而他的头发虽然怪异,却并没有像金人那样剪得只剩那么一丢丢。而且如果真是金人派来的密探,应该处处小心,又怎么会向他这样,怪异显眼呢?更何况此地深入我中原腹地,金人与明朝在辽东交战,不会派人到这么远的地方来打探消息。再说,如果他真是锦衣卫或者金人的奸细,那我一定亲手宰了他。”
  听到张献忠这样说,韩昂点了点头。“首领心里有数便好,不过,防人之心不可无啊,我们还是要小心点!”随后,二人起身,走出了房间。
  房间内恢复了寂静,没人发现,张启阳的胸口戴着的祖传下来的那一块虎形黄玉坠,再次散发出淡淡的光芒。
  张启阳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回到了现代,回到了和女友分手那天。在痛苦中他爬上天台喝醉了酒,结果不慎坠楼。半空中,他胸口的玉佩发出耀眼的光芒,随后他便醒了过来。
  此时已是清晨,张启阳撑着床板起身。身上的伤似乎已经好了许多,并没有昨日那般疼痛。伸手检查伤口时,他看到了自己胸口的虎形黄玉坠,他还记得,昨晚梦里就是这块玉将他带到了这里。如果梦是真的,那这块祖传的玉佩是否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又或者这块玉能将自己带来也能带回去。再或者这玉佩能治疗伤势,否则自己身上的伤怎会好得如此之快。
  “嘿,哈,哼!”就在张启阳胡思乱想的时候,屋外响起了一阵呼和声。
  好奇的走出房间,张启阳便是看到,张献忠正将手中的长刀舞的虎虎生威,刀锋一转,一刀将一个木人给砍成了两截。
  我靠,这么溜,张启阳心底不住的佩服,这古代人没有热武器,冷兵器的确是玩得溜啊!
  “好!厉害!”待张献忠一套刀法耍完,张启阳连忙鼓掌,朝着张献忠走了过去,右手竖起一个大拇指。
  突然听到有人鼓掌与喝彩,张献忠还以为是哪个不懂规矩的手下偷看自己练功,结果转身却看到张启阳朝自己走来,脸上的表情明显比昨日看到他醒来还要讶异。
张献忠看眼沉睡张启阳开口说道:“有种感觉此突然出现在们与明军战场上绝非常身上必有非常之处!而且见过谁受如此重伤喝口水就恢复?说定上天派来帮助。”
  韩昂点点头确没见过那受重伤还有么多话。“但愿如此!从刚才那思维清晰语句通顺就能看出来二。过总担心…”韩昂说到看眼张献忠对方示意继续说下去。
  “想说有两点其您看您说在战场上突然出现您无意救说明来历明。
  其二看穿衣服极其怪异非类也说定还明朝锦衣卫或辽东后金派来密探!”
  张献忠沉默会开口说道:“看像明朝锦衣卫都手哪有么细皮嫩肉再说在战场上那明军也照样要杀。说金觉得像金头发都鼠尾而头发虽然怪异却并没有像金那样剪得只剩那么丢丢。而且如果真金派来密探应该处处小心又怎么会向样怪异显眼呢?更何况此地深入中原腹地金与明朝在辽东交战会派到么远地方来打探消息。再说如果真锦衣卫或者金奸细那定亲手宰。”
  听到张献忠样说韩昂点点头。“首领心里有数便过防之心可无啊们还要小心点!”随后二起身走出房间。
  房间内恢复寂静没发现张启阳胸口戴着祖传下来那块虎形黄玉坠再次散发出淡淡光芒。
  张启阳做梦梦里回到现代回到和女友分手那天。在痛苦中爬上天台喝醉酒结果慎坠楼。半空中胸口玉佩发出耀眼光芒随后便醒过来。
  此时已清晨张启阳撑着床板起身。身上伤似乎已经许多并没有昨日那般疼痛。伸手检查伤口时看到自己胸口虎形黄玉坠还记得昨晚梦里就块玉将带到里。如果梦真那块祖传玉佩否隐藏着为知秘密又或者块玉能将自己带来也能带回去。再或者玉佩能治疗伤势否则自己身上伤怎会得如此之快。
  “嘿哈哼!”就在张启阳胡思乱想时候屋外响起阵呼和声。
  奇走出房间张启阳便看到张献忠正将手中长刀舞虎虎生威刀锋转刀将木给砍成两截。
  靠么溜张启阳心底住佩服古代没有热武器冷兵器确玩得溜啊!
  “!厉害!”待张献忠套刀法耍完张启阳连忙鼓掌朝着张献忠走过去右手竖起大拇指。
  突然听到有鼓掌与喝彩张献忠还以为哪懂规矩手下偷看自己练功结果转身却看到张启阳朝自己走来脸上表情明显比昨日看到醒来还要讶异。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