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会演才是硬实力

下载免费读
天色已暗。
  张远的家不在启明小区,而是在小区外的一条老街上。
  小时候,李皓很喜欢去老街玩耍。
  不过随着银城发展,老街拆迁了一部分,商贩纷纷离去,老街渐渐荒废了下来,如今已经是人烟罕至,很少有人再来老街这边了。
  就连住户,大部分也都搬走了,比启明小区还要死寂。
  寂静的街道上,两侧有些老房子还有一些零星的灯火,显得有些诡异。
  若是时间允许,李皓应该慢慢等待,每天喝一点泡剑水,慢慢强大自己,再去想其他的事。
  可是,时间并不允许李皓这么做。
  每拖一天,对李皓而言,危险更大一分。
  虽然他可能会更厉害一些,然而,泡剑水也只是让他体力更充沛一些,并不足以让李皓现在有对付红影的力量。
  来张远家,李皓就一个目的,他想看看那把石刀还在不在。
  石刀若是还在,对李皓而言,也许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若是找不到,那就可能被红影和其背后的势力取走了,这也意味着,李皓的剑,有可能暴露了,甚至有人在打他这把剑的主意。
  黑豹无声无息地跟着李皓,黑暗中,黑色的小狗,显得极其不起眼。
  轻微的脚步声,在街道上缓缓传荡。
  李皓面色如常,前面一间老屋,门上贴着封条,那就是张远的家了。
  此刻,他已经可以看到了。
  没看到任何人,黑豹也没示警。
  不过,李皓也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黑豹身上。
  当他距离张远家大门不到百米的时候,李皓取出了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黑暗中,通讯器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了李皓的脸庞。
  “嘟嘟嘟……”
  片刻后,对面响起了中气十足的人声:“大晚上的,你是不是想通了,在巡检司混不下去了,想回来?”
  嗓门很大!
  通过通讯器的扩音,在黑暗的街道上传荡。
  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李皓,此刻忽然安心了许多,声音带着恭敬,轻声道;“老师,暂时还没那个想法。”
  “那你打个屁的通讯!”
  通讯的另一方,传来了有些恼怒的声音。
  “老师,张远自焚的案子,我这一年一直在追查,我已经查出了一点不同,张远……也许不是意外身亡!”
  “嗯?”
  黑暗中,李皓面色平静,隐约间却是带着一些狰狞,“我查了一下,这些年银城自焚的不止张远一人,而是好几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却是隐约有些关系,具体的线索我还没查到。”
  那边,忽然安静了下来。
  李皓此刻已经走到了张远老屋门前,看着那有些破碎的封条,轻声道:“我现在就在张远老家,我想查查看,有没有别的线索,证明张远是被谋杀,而非意外。”
  “李皓!”
  通讯那边,传来了老人的沉重喝声:“张远的事,我也知道,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是谋杀,那你不要贸然前往,小心发生意外!”
  说罢,又大声喝道:“你在那边稍等片刻,我和巡检司还有古院这边打声招呼,你要是需要帮助,马上会有人过来!”
  这一刻,对面的袁硕,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需要李皓多说。
  当李皓打了这个通讯,告诉他发现了张远不是意外,而是可能死于谋杀,而且本人就在张远老屋那边,袁硕瞬间懂了李皓的意思。
  可能有危险!
  李皓,此刻需要一些足够震慑的力量,震慑一些暗中可能存在的危机。
  不需要袁硕做什么,说什么。
  只需要让袁硕知道,他李皓现在人在这,正在追查张远的案子,这就足够了。
  一位银城古院的大佬级人物,只要他在关注,那就足够了。
  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弹。
  否则,死一个李皓,也许会引出这位古院老人的愤怒,导致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外界传闻,李皓和袁硕之前闹翻了。
  事实证明,并没有。
  在这个夜晚,袁硕的声音,在空寂的街道上传荡的很远,若是真有人一直关注这边,一定可以听到袁硕的话。
  古院和巡检司,可能会来人。
  ……
  就在李皓通话的瞬间,一直不声不响的黑豹,忽然咬了一下李皓的裤腿。
  李皓没发现任何异常。
  然而,黑豹毕竟比他更敏锐,可能感受到了什么,或者袁硕的话,让一些人暴露了点动静出来,引起了黑豹的关注。
  真的有人在盯着这边。
  李皓心中微动,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有人盯着,代表张远家的石刀,可能真的没被拿走。
  通讯中,袁硕还在继续说着什么。
  李皓却是很快笑道:“老师,没那么严重,我给你致电,只是想简单说说这事,关键不是这个,而是我接下了古院外出考察的保护任务,过些天,我可能会保护老师一起外出考察。”
天色已暗张远的家不在启明小区而是在小区外的一条老街上小时候李皓很喜欢去老街玩耍不过随着银城发展老街拆迁了一部分商贩纷纷离去老街渐渐荒废了下来如今已经是人烟罕至很少有人再来老街这边了就连住户大部分也都搬走了比启明小区还要死寂寂静的街道上两侧有些老房子还有一些零星的灯火显得有些诡异若是时间允许李皓应该慢慢等待每天喝一点泡剑水慢慢强大自己再去想其他的事可是时间并不允许李皓这么做每拖一天对李皓而言危险更大一分虽然他可能会更厉害一些然而泡剑水也只是让他体力更充沛一些并不足以让李皓现在有对付红影的力量来张远家李皓就一个目的他想看看那把石刀还在不在石刀若是还在对李皓而言也许是个不错的好消息若是找不到那就可能被红影和其背后的势力取走了这也意味着李皓的剑有可能暴露了甚至有人在打他这把剑的主意黑豹无声无息地跟着李皓黑暗中黑色的小狗显得极其不起眼轻微的脚步声在街道上缓缓传荡李皓面色如常前面一间老屋门上贴着封条那就是张远的家了此刻他已经可以看到了没看到任何人黑豹也没示警不过李皓也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黑豹身上当他距离张远家大门不到百米的时候李皓取出了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黑暗中通讯器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了李皓的脸庞嘟嘟嘟片刻后对面响起了中气十足的人声大晚上的你是不是想通了在巡检司混不下去了想回来嗓门很大通过通讯器的扩音在黑暗的街道上传荡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李皓此刻忽然安心了许多声音带着恭敬轻声道老师暂时还没那个想法那你打个屁的通讯通讯的另一方传来了有些恼怒的声音老师张远自焚的案子我这一年一直在追查我已经查出了一点不同张远也许不是意外身亡嗯黑暗中李皓面色平静隐约间却是带着一些狰狞我查了一下这些年银城自焚的不止张远一人而是好几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却是隐约有些关系具体的线索我还没查到那边忽然安静了下来李皓此刻已经走到了张远老屋门前看着那有些破碎的封条轻声道我现在就在张远老家我想查查看有没有别的线索证明张远是被谋杀而非意外李皓通讯那边传来了老人的沉重喝声张远的事我也知道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是谋杀那你不要贸然前往小心发生意外说罢又大声喝道你在那边稍等片刻我和巡检司还有古院这边打声招呼你要是需要帮助马上会有人过来这一刻对面的袁硕好像明白了什么不需要李皓多说当李皓打了这个通讯告诉他发现了张远不是意外而是可能死于谋杀而且本人就在张远老屋那边袁硕瞬间懂了李皓的意思可能有危险李皓此刻需要一些足够震慑的力量震慑一些暗中可能存在的危机不需要袁硕做什么说什么只需要让袁硕知道他李皓现在人在这正在追查张远的案子这就足够了一位银城古院的大佬级人物只要他在关注那就足够了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弹否则死一个李皓也许会引出这位古院老人的愤怒导致更麻烦的事情发生外界传闻李皓和袁硕之前闹翻了事实证明并没有在这个夜晚袁硕的声音在空寂的街道上传荡的很远若是真有人一直关注这边一定可以听到袁硕的话古院和巡检司可能会来人就在李皓通话的瞬间一直不声不响的黑豹忽然咬了一下李皓的裤腿李皓没发现任何异常然而黑豹毕竟比他更敏锐可能感受到了什么或者袁硕的话让一些人暴露了点动静出来引起了黑豹的关注真的有人在盯着这边李皓心中微动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有人盯着代表张远家的石刀可能真的没被拿走通讯中袁硕还在继续说着什么李皓却是很快笑道老师没那么严重我给你致电只是想简单说说这事关键不是这个而是我接下了古院外出考察的保护任务过些天我可能会保护老师一起外出考察你那边的袁硕好像有些意外很快笑声爽朗道也好那我等你刚好这次考察任务有些复杂你跟了我两年学了不少却是没有实践过李皓这次当成你的实践课如何你要是表现的好我可以考虑给你个编外学员的身份古院的规矩虽然多可只要你这次考察立功我照样可以给你毕业你要知道能拿到毕业证你就算还要留在巡检司一个毕业证能让你升两级成为一级巡检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比你现在有前途多了李皓露出了笑容老师回头见面了再说吧我先进屋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等查清楚了张远的案子抓到了凶手不用老师说我也会想办法重回古院也行袁硕再次叮嘱有事随时联系我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巡检司和古院解决不了你老师面子还有几分真到了必要关头你小子只要以后给我争口气我豁出去有些高人也不是请不来此话一出李皓心中忽然有些震动和无言的感动他知道袁老师的意思真到了需要的时候他所谓的高人恐怕就是巡夜人了以前李皓从未和老师多说什么他担心将麻烦扩大影响到老师可是以老师的智慧当听到李皓说张远的自焚也许不是意外恐怕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也许是超能因素干扰这才说出了找高人的话然而哪怕袁老身份不低可巡夜人也不是说请就请的李皓的事不是公事而是私事这可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知道了谢谢老师李皓挂断了通讯随手撕碎了封条打开了尘封一年的古屋大门当李皓带着黑豹进入了古屋寂静的街道外久久无声黑暗中一双有些幽蓝光芒的眼睛若隐若现夜色下一道黑色身影仿佛本就是夜的一份子从上到下都是黑色唯独那双幽蓝的眼睛有些渗人脸上戴着一副厉鬼般的面具遮掩了相貌不知男女李皓张远的同学死党银城古院二级学员去年张远死后退学加入巡检司一直追查张远自焚事件今日向巡检司机要室室长王杰汇报串联六宗自焚案欲并案处理关于李皓的信息瞬间在黑影脑海中闪现李皓去年退学加入巡检司其实已经进入眼线何况好像不止如此李皓可能还是一位关键人物只是此事不是黑影管辖范围暂且不知只是有人叮嘱李皓这边不可轻动留下有用黑影心中想着的确不可轻动刚刚李皓是在和他的老师袁硕通话吗袁硕银城古院顶级元老古文明探索系主任和巡夜人有合作是整个银城少数几位可以和巡夜人直接搭上话的大佬级人物不用别人说李皓也不能动黑影悄悄靠近了张家古屋他想知道李皓进去是为了什么线索张远自焚死在了古院家中能有什么线索还是为了寻找东西至于寻找什么黑影不知道但是他的任务就是盯住每一个进入甚至靠近张家老屋的人呜呜低微的鸣叫声从黑豹喉咙中传出它咬着李皓的裤脚有些焦躁好像在诉说什么李皓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警惕有人靠近吗自己和老师的通话难道还不足以打消一些人的念头没有多说轻轻摸了摸黑豹的脑袋安抚了一阵李皓这才看向荒废的张家老宅这是一座不大的小院子正前方是主屋两侧一边是张远的次卧一边是厨房这地方李皓很熟悉小时候经常来哪怕长大了李皓父母过世之前家中不大不适合玩耍李皓也会经常过来这一次李皓的主要目标是张家的石刀他扫了一眼这古屋看似没人进入不过一定有人来过不说其他有些东西的摆放位置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对李皓而言却是清晰地知道都被动过张远家除了张远大概就李皓最为熟悉了院落中连那棵老树都被动过手脚可能曾被人连根挖起之后再重新栽种回去的石刀若是还在张家一定不在主屋次卧百分百的李皓没少来自然知道情况要是在这两处地方他早就看到了不会不记得他没少在张家翻箱倒柜他那时候把这当自己家从来不见外我最后一次看到石刀就是张叔叔打小远那次我记得张叔随意丢到了地上就是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捡起来李皓回想着过去他隐约记得张远那时候好像也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翻出来的石刀张远的父亲恐怕都不记得自己之前丢哪了结果被孩子翻了出来也就借机揍了张远一顿至于什么祖传物件恐怕张父都没当回事一块破石头罢了什么祖传物件就算是也不值钱要那玩意干嘛张远不翻出来张父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想起家里还有一块石头传承下来沿着记忆中不清晰的方位李皓慢慢踱步朝院子角落一处走去天色已暗。
  张远的家不在启明小区,而是在小区外的一条老街上。
  小时候,李皓很喜欢去老街玩耍。
  不过随着银城发展,老街拆迁了一部分,商贩纷纷离去,老街渐渐荒废了下来,如今已经是人烟罕至,很少有人再来老街这边了。
  就连住户,大部分也都搬走了,比启明小区还要死寂。
  寂静的街道上,两侧有些老房子还有一些零星的灯火,显得有些诡异。
  若是时间允许,李皓应该慢慢等待,每天喝一点泡剑水,慢慢强大自己,再去想其他的事。
  可是,时间并不允许李皓这么做。
  每拖一天,对李皓而言,危险更大一分。
  虽然他可能会更厉害一些,然而,泡剑水也只是让他体力更充沛一些,并不足以让李皓现在有对付红影的力量。
  来张远家,李皓就一个目的,他想看看那把石刀还在不在。
  石刀若是还在,对李皓而言,也许是个不错的好消息。
  若是找不到,那就可能被红影和其背后的势力取走了,这也意味着,李皓的剑,有可能暴露了,甚至有人在打他这把剑的主意。
  黑豹无声无息地跟着李皓,黑暗中,黑色的小狗,显得极其不起眼。
  轻微的脚步声,在街道上缓缓传荡。
  李皓面色如常,前面一间老屋,门上贴着封条,那就是张远的家了。
  此刻,他已经可以看到了。
  没看到任何人,黑豹也没示警。
  不过,李皓也不会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黑豹身上。
  当他距离张远家大门不到百米的时候,李皓取出了通讯器,拨通了一个号码。
  黑暗中,通讯器散发出淡淡的光芒,照亮了李皓的脸庞。
  “嘟嘟嘟……”
  片刻后,对面响起了中气十足的人声:“大晚上的,你是不是想通了,在巡检司混不下去了,想回来?”
  嗓门很大!
  通过通讯器的扩音,在黑暗的街道上传荡。
  原本还有些恐惧的李皓,此刻忽然安心了许多,声音带着恭敬,轻声道;“老师,暂时还没那个想法。”
  “那你打个屁的通讯!”
  通讯的另一方,传来了有些恼怒的声音。
  “老师,张远自焚的案子,我这一年一直在追查,我已经查出了一点不同,张远……也许不是意外身亡!”
  “嗯?”
  黑暗中,李皓面色平静,隐约间却是带着一些狰狞,“我查了一下,这些年银城自焚的不止张远一人,而是好几人,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关联,却是隐约有些关系,具体的线索我还没查到。”
  那边,忽然安静了下来。
  李皓此刻已经走到了张远老屋门前,看着那有些破碎的封条,轻声道:“我现在就在张远老家,我想查查看,有没有别的线索,证明张远是被谋杀,而非意外。”
  “李皓!”
  通讯那边,传来了老人的沉重喝声:“张远的事,我也知道,按照你的说法,如果是谋杀,那你不要贸然前往,小心发生意外!”
  说罢,又大声喝道:“你在那边稍等片刻,我和巡检司还有古院这边打声招呼,你要是需要帮助,马上会有人过来!”
  这一刻,对面的袁硕,好像明白了什么。
  不需要李皓多说。
  当李皓打了这个通讯,告诉他发现了张远不是意外,而是可能死于谋杀,而且本人就在张远老屋那边,袁硕瞬间懂了李皓的意思。
  可能有危险!
  李皓,此刻需要一些足够震慑的力量,震慑一些暗中可能存在的危机。
  不需要袁硕做什么,说什么。
  只需要让袁硕知道,他李皓现在人在这,正在追查张远的案子,这就足够了。
  一位银城古院的大佬级人物,只要他在关注,那就足够了。
  任何人都不敢轻易动弹。
  否则,死一个李皓,也许会引出这位古院老人的愤怒,导致更麻烦的事情发生。
  外界传闻,李皓和袁硕之前闹翻了。
  事实证明,并没有。
  在这个夜晚,袁硕的声音,在空寂的街道上传荡的很远,若是真有人一直关注这边,一定可以听到袁硕的话。
  古院和巡检司,可能会来人。
  ……
  就在李皓通话的瞬间,一直不声不响的黑豹,忽然咬了一下李皓的裤腿。
  李皓没发现任何异常。
  然而,黑豹毕竟比他更敏锐,可能感受到了什么,或者袁硕的话,让一些人暴露了点动静出来,引起了黑豹的关注。
  真的有人在盯着这边。
  李皓心中微动,这不是坏事,反而是好事,有人盯着,代表张远家的石刀,可能真的没被拿走。
  通讯中,袁硕还在继续说着什么。
  李皓却是很快笑道:“老师,没那么严重,我给你致电,只是想简单说说这事,关键不是这个,而是我接下了古院外出考察的保护任务,过些天,我可能会保护老师一起外出考察。”
  “你?”
  那边的袁硕,好像有些意外,很快笑声爽朗道:“也好,那我等你!刚好这次考察任务有些复杂,你跟了我两年,学了不少,却是没有实践过!李皓,这次当成你的实践课如何?你要是表现的好,我可以考虑给你个编外学员的身份,古院的规矩虽然多,可只要你这次考察立功,我照样可以给你毕业!”
  “你要知道,能拿到毕业证,你就算还要留在巡检司,一个毕业证,能让你升两级!成为一级巡检,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比你现在有前途多了!”
  李皓露出了笑容,“老师,回头见面了再说吧。我先进屋看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等查清楚了张远的案子,抓到了凶手,不用老师说,我也会想办法重回古院。”
  “也行!”
  袁硕再次叮嘱:“有事随时联系我,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巡检司和古院解决不了,你老师面子还有几分,真到了必要关头,你小子只要以后给我争口气,我豁出去,有些高人也不是请不来!”
  此话一出,李皓心中忽然有些震动和无言的感动。
  他知道袁老师的意思。
  真到了需要的时候,他所谓的高人,恐怕就是巡夜人了。
  以前,李皓从未和老师多说什么。
  他担心将麻烦扩大,影响到老师。
  可是,以老师的智慧,当听到李皓说,张远的自焚也许不是意外,恐怕也会第一时间想到也许是超能因素干扰。
  这才说出了找高人的话。
  然而哪怕袁老身份不低,可巡夜人也不是说请就请的,李皓的事不是公事,而是私事,这可能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知道了,谢谢老师!”
  李皓挂断了通讯,随手撕碎了封条,打开了尘封一年的古屋大门。
  ……
  当李皓带着黑豹进入了古屋。
  寂静的街道外,久久无声。
  黑暗中,一双有些幽蓝光芒的眼睛,若隐若现。
  夜色下,一道黑色身影仿佛本就是夜的一份子,从上到下,都是黑色,唯独那双幽蓝的眼睛有些渗人,脸上戴着一副厉鬼般的面具,遮掩了相貌,不知男女。
  “李皓,张远的同学,死党,银城古院二级学员,去年张远死后退学加入巡检司,一直追查张远自焚事件。今日向巡检司机要室室长王杰汇报,串联六宗自焚案,欲并案处理。”
  关于李皓的信息,瞬间在黑影脑海中闪现。
  李皓去年退学,加入巡检司,其实已经进入眼线。
  何况,好像不止如此,李皓可能还是一位关键人物,只是此事不是黑影管辖范围,暂且不知,只是有人叮嘱,李皓这边,不可轻动,留下有用。
  黑影心中想着,的确不可轻动。
  刚刚李皓是在和他的老师袁硕通话吗?
  袁硕,银城古院顶级元老,古文明探索系主任,和巡夜人有合作,是整个银城少数几位可以和巡夜人直接搭上话的大佬级人物。
  “不用别人说,李皓也不能动……”
  黑影悄悄靠近了张家古屋,他想知道,李皓进去是为了什么?
  线索?
  张远自焚,死在了古院,家中能有什么线索?
  还是为了寻找东西?
  至于寻找什么,黑影不知道,但是他的任务就是盯住每一个进入甚至靠近张家老屋的人。
  ……
  “呜呜!”
  低微的鸣叫声从黑豹喉咙中传出,它咬着李皓的裤脚,有些焦躁。
  好像在诉说什么。
  李皓不动声色,心中却是警惕。
  有人靠近吗?
  自己和老师的通话,难道还不足以打消一些人的念头?
  没有多说,轻轻摸了摸黑豹的脑袋,安抚了一阵,李皓这才看向荒废的张家老宅。
  这是一座不大的小院子。
  正前方,是主屋。
  两侧,一边是张远的次卧,一边是厨房,这地方李皓很熟悉,小时候经常来,哪怕长大了,李皓父母过世之前,家中不大,不适合玩耍,李皓也会经常过来。
  这一次,李皓的主要目标是张家的石刀。
  他扫了一眼,这古屋看似没人进入,不过一定有人来过,不说其他,有些东西的摆放位置,看起来没什么异常,可对李皓而言,却是清晰地知道,都被动过。
  张远家,除了张远,大概就李皓最为熟悉了。
  院落中,连那棵老树都被动过手脚,可能曾被人连根挖起,之后再重新栽种回去的。
  “石刀若是还在张家,一定不在主屋、次卧,百分百的!”
  李皓没少来,自然知道情况,要是在这两处地方,他早就看到了,不会不记得,他没少在张家翻箱倒柜,他那时候把这当自己家,从来不见外。
  “我最后一次看到石刀,就是张叔叔打小远那次,我记得张叔随意丢到了地上,就是不知道后来有没有捡起来。”
  李皓回想着过去,他隐约记得,张远那时候好像也是不知道从哪个旮旯翻出来的石刀。
  张远的父亲,恐怕都不记得自己之前丢哪了,结果被孩子翻了出来,也就借机揍了张远一顿,至于什么祖传物件,恐怕张父都没当回事。
  一块破石头罢了!
  什么祖传物件?
  就算是,也不值钱,要那玩意干嘛,张远不翻出来,张父也许一辈子都不会想起家里还有一块石头传承下来。
  沿着记忆中不清晰的方位,李皓慢慢踱步,朝院子角落一处走去。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