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储物袋

下载免费读
闭上眼,平心静气,保持灵台清明,很快,他就感觉到了青色暖流就存在小腹丹田内,正自行地缓慢旋转。稍稍回忆了下残页上所画的人体路线图,将暖流引入自己的经脉,循着经脉游走。
  如此循环了一个大周天,柳清欢发现青色暖流又多了一丝,不由大为振奋。
  自此后,柳清欢每天都沉浸于修行当中。看着青色暖流越来越壮大,他便十分满足,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能随意操纵这股暖流。
  他试着把暖流注进眼睛,就会看得更远;流到手里,力气便越大;存于脚上,跑得就更快。只是用过之后,暖流就会变少,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恢复。
闭上眼平心静气保持灵台清明很快他就感觉到了青色暖流就存在小腹丹田内正自行地缓慢旋转稍稍回忆了下残页上所画的人体路线图将暖流引入自己的经脉循着经脉游走如此循环了一个大周天柳清欢发现青色暖流又多了一丝不由大为振奋自此后柳清欢每天都沉浸于修行当中看着青色暖流越来越壮大他便十分满足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能随意操纵这股暖流他试着把暖流注进眼睛就会看得更远流到手里力气便越大存于脚上跑得就更快只是用过之后暖流就会变少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恢复兴致勃勃的柳清欢乐此不疲地试验着青色暖流的作用直到有一天突然想到要是把它引出体外呢说做就做他顺手拿起那把刀口已经卷豁的大刀慢慢地将暖流引到自己的手上再试着往手中的刀上引试了几次都不得要领反而把自己弄得满头大汗柳清欢停下来呼出一口气灵机一动想象着小草破土发芽的情景这一次终于让青色暖流从指间钻了出来附着在了刀把上他轻轻挥动了下手这暖流到了体外似乎他的身体也因此多了一截似的感觉很是奇异接下来他试着将暖流一点点地覆住整个刀面整把刀就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青光看着灵动异常闭上眼他能清楚感觉到刀的形状大小甚至哪里有一个豁口都一目了然就仿佛刀就是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自如地挥舞了几下瞄到身旁的大树想都没想一刀就劈了下去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从昏迷中醒来的柳清欢只觉浑身经脉疼痛无比经脉内空空如也青色暖流更是一丝不剩无人教导的他哪里知道这是灵力耗尽的结果只是此后他再不敢随便把青色暖流往体外乱引了这天在他整理衣物被褥准备拿去清洗时从衣服里掉出一个小布袋这小布袋早被他忘在脑后他随手捡起来放在一边的石台上就去溪边洗衣去了洗着洗着脑中灵光一现把衣服一扔急忙往山洞跑他突然想到那小布袋得自青衣人明显是用来装东西所用他以前死活打不开但现在他跟青衣人一样是修行之人了那么青衣人是如何打开小布袋的呢跑回洞里拿起小布袋强压住如鼓的心跳调动着青色暖流引到袋子上这一次轻而易举地打开了袋口果然如此柳清欢大喜果然需要暖流的配合才行下一刻他将袋口朝下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原来他想着这袋子这般小也就装个小物件之类的谁知一大堆东西从小布袋里哗啦啦倒出来吓了他一大跳闭上眼平心静气保持灵台清明很快就感觉到青色暖流就存在小腹丹田内正自行地缓慢旋转。稍稍回忆下残页上所画体路线图将暖流引入自己经脉循着经脉游走。
  如此循环大周天柳清欢发现青色暖流又多丝由大为振奋。
  自此后柳清欢每天都沉浸于修行当中。看着青色暖流越来越壮大便十分满足同时也发现自己能随意操纵股暖流。
  试着把暖流注进眼睛就会看得更远;流到手里力气便越大;存于脚上跑得就更快。只用过之后暖流就会变少要经过段时间才会恢复。
  兴致勃勃柳清欢乐此疲地试验着青色暖流作用直到有天突然想到要把它引出体外呢?
  说做就做顺手拿起那把刀口已经卷豁大刀慢慢地将暖流引到自己手上再试着往手中刀上引。试几次都得要领反而把自己弄得满头大汗。
  柳清欢停下来呼出口气灵机动想象着小草破土发芽情景次终于让青色暖流从指间钻出来附着在刀把上。
  轻轻挥动下手暖流到体外似乎身体也因此多截似感觉很奇异。接下来试着将暖流点点地覆住整刀面整把刀就像蒙上层淡淡青光看着灵动异常。
  闭上眼能清楚感觉到刀形状大小甚至哪里有豁口都目然就仿佛刀就自己身体部分似。
  自如地挥舞几下瞄到身旁大树想都没想刀就劈下去。然后眼前黑什么也知道。
  从昏迷中醒来柳清欢只觉浑身经脉疼痛无比经脉内空空如也青色暖流更丝剩。
  无教导哪里知道灵力耗尽结果。只此后再敢随便把青色暖流往体外乱引。
  天在整理衣物被褥准备拿去清洗时从衣服里掉出小布袋。小布袋早被忘在脑后随手捡起来放在边石台上就去溪边洗衣去。洗着洗着脑中灵光现把衣服扔急忙往山洞跑。
  突然想到那小布袋得自青衣明显用来装东西所用。以前死活打开但现在跟青衣样修行之那么青衣如何打开小布袋呢?
  跑回洞里拿起小布袋强压住如鼓心跳调动着青色暖流引到袋子上。次轻而易举地打开袋口。
  果然如此!柳清欢大喜果然需要暖流配合才行。下刻将袋口朝下准备把里面东西倒出来。原来想着袋子般小也就装小物件之类谁知大堆东西从小布袋里哗啦啦倒出来吓大跳。
闭上眼,平心静气,保持灵台清明,很快,他就感觉到了青色暖流就存在小腹丹田内,正自行地缓慢旋转。稍稍回忆了下残页上所画的人体路线图,将暖流引入自己的经脉,循着经脉游走。
  如此循环了一个大周天,柳清欢发现青色暖流又多了一丝,不由大为振奋。
  自此后,柳清欢每天都沉浸于修行当中。看着青色暖流越来越壮大,他便十分满足,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能随意操纵这股暖流。
  他试着把暖流注进眼睛,就会看得更远;流到手里,力气便越大;存于脚上,跑得就更快。只是用过之后,暖流就会变少,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恢复。
  兴致勃勃的柳清欢,乐此不疲地试验着青色暖流的作用,直到有一天,突然想到要是把它引出体外呢?
  说做就做,他顺手拿起那把刀口已经卷豁的大刀,慢慢地将暖流引到自己的手上,再试着往手中的刀上引。试了几次都不得要领,反而把自己弄得满头大汗。
  柳清欢停下来呼出一口气,灵机一动,想象着小草破土发芽的情景,这一次终于让青色暖流从指间钻了出来,附着在了刀把上。
  他轻轻挥动了下手,这暖流到了体外,似乎他的身体也因此多了一截似的,感觉很是奇异。接下来他试着将暖流一点点地覆住整个刀面,整把刀就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青光,看着灵动异常。
  闭上眼,他能清楚感觉到刀的形状大小,甚至哪里有一个豁口都一目了然,就仿佛刀就是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自如地挥舞了几下,瞄到身旁的大树,想都没想一刀就劈了下去。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从昏迷中醒来的柳清欢,只觉浑身经脉疼痛无比,经脉内空空如也,青色暖流更是一丝不剩。
  无人教导的他哪里知道,这是灵力耗尽的结果。只是此后他再不敢随便把青色暖流往体外乱引了。
  这天,在他整理衣物被褥准备拿去清洗时,从衣服里掉出一个小布袋。这小布袋早被他忘在脑后,他随手捡起来放在一边的石台上,就去溪边洗衣去了。洗着洗着,脑中灵光一现,把衣服一扔,急忙往山洞跑。
闭上眼,平心静气,保持灵台清明,很快,他就感觉到了青色暖流就存在小腹丹田内,正自行地缓慢旋转。稍稍回忆了下残页上所画的人体路线图,将暖流引入自己的经脉,循着经脉游走。
  如此循环了一个大周天,柳清欢发现青色暖流又多了一丝,不由大为振奋。
  自此后,柳清欢每天都沉浸于修行当中。看着青色暖流越来越壮大,他便十分满足,同时,他也发现自己能随意操纵这股暖流。
  他试着把暖流注进眼睛,就会看得更远;流到手里,力气便越大;存于脚上,跑得就更快。只是用过之后,暖流就会变少,要经过一段时间才会恢复。
  兴致勃勃的柳清欢,乐此不疲地试验着青色暖流的作用,直到有一天,突然想到要是把它引出体外呢?
  说做就做,他顺手拿起那把刀口已经卷豁的大刀,慢慢地将暖流引到自己的手上,再试着往手中的刀上引。试了几次都不得要领,反而把自己弄得满头大汗。
  柳清欢停下来呼出一口气,灵机一动,想象着小草破土发芽的情景,这一次终于让青色暖流从指间钻了出来,附着在了刀把上。
  他轻轻挥动了下手,这暖流到了体外,似乎他的身体也因此多了一截似的,感觉很是奇异。接下来他试着将暖流一点点地覆住整个刀面,整把刀就像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青光,看着灵动异常。
  闭上眼,他能清楚感觉到刀的形状大小,甚至哪里有一个豁口都一目了然,就仿佛刀就是他自己身体的一部分似的。
  自如地挥舞了几下,瞄到身旁的大树,想都没想一刀就劈了下去。然后他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从昏迷中醒来的柳清欢,只觉浑身经脉疼痛无比,经脉内空空如也,青色暖流更是一丝不剩。
  无人教导的他哪里知道,这是灵力耗尽的结果。只是此后他再不敢随便把青色暖流往体外乱引了。
  这天,在他整理衣物被褥准备拿去清洗时,从衣服里掉出一个小布袋。这小布袋早被他忘在脑后,他随手捡起来放在一边的石台上,就去溪边洗衣去了。洗着洗着,脑中灵光一现,把衣服一扔,急忙往山洞跑。
  他突然想到,那小布袋得自青衣人,明显是用来装东西所用。他以前死活打不开,但现在他跟青衣人一样是修行之人了,那么青衣人是如何打开小布袋的呢?
  跑回洞里,拿起小布袋,强压住如鼓的心跳,调动着青色暖流引到袋子上。这一次,轻而易举地打开了袋口。
  果然如此!柳清欢大喜,果然需要暖流的配合才行。下一刻,他将袋口朝下,准备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原来他想着这袋子这般小,也就装个小物件之类的,谁知一大堆东西从小布袋里哗啦啦倒出来,吓了他一大跳。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