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大鱼

下载免费读
罗柴德看了华真行半天,终于长叹一声道:“本来不想说太多的,有些事说了恐怕你也不会明白。”
  华真行板着脸道:“我能护送你徒步穿过荒野,不代表我就只是无知的野人。”
  罗柴德:“好吧,明天就要告别了,今天就告诉你吧。非索港这个地方很落后、很愚昧、很混乱,但你知道这里最先进的机构是什么吗?”
  华真行:“以你的身份提出的这种问题,答案当然是国际医院。”
  非索港国际医院是从十五年的前的难民帐篷医院发展起来的,得到了国际上很多机构的资助,如今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它有数千张病床,甚至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安全区域,经常人满为患。
  说它先进,是指代表其最高水平的那些设施,有国际一流水准的研究室、手术室、化验室、监护室,上百间高档病房与发达国家的私立医院相比也不逊色多少。但这些条件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医院里大多数普通病房与床位条件很简陋,处置观察大厅则拥挤不堪。
罗柴德看了华真行半天终于长叹一声道本来不想说太多的有些事说了恐怕你也不会明白华真行板着脸道我能护送你徒步穿过荒野不代表我就只是无知的野人罗柴德好吧明天就要告别了今天就告诉你吧非索港这个地方很落后很愚昧很混乱但你知道这里最先进的机构是什么吗华真行以你的身份提出的这种问题答案当然是国际医院非索港国际医院是从十五年的前的难民帐篷医院发展起来的得到了国际上很多机构的资助如今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它有数千张病床甚至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安全区域经常人满为患说它先进是指代表其最高水平的那些设施有国际一流水准的研究室手术室化验室监护室上百间高档病房与发达国家的私立医院相比也不逊色多少但这些条件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医院里大多数普通病房与床位条件很简陋处置观察大厅则拥挤不堪罗柴德点了点头是的它不仅有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各种病房还有最先进的实验室与研究科室它有足够大的规模有足够多的病人能见到各种各样的病人所以它有做药物试验的最佳条件华真行皱起眉头你们在这里进行非法药物试验罗柴德摇头道不是我们是他们我并没有参与至于非不非法国外的法律管不到非索港而几里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国际医院更别提他们好像就没有这方面明确的法律这个国家掌握权势的人不会干涉国际医院的事情做为心照不宣的交换条件国际医院也会保障他们的医疗安全至于药物试验几乎你能想到的都有最初很多机构把实验室放在这里是因为做动物试验方便比如这里的猴子很容易就能搞到也没有那些动物保护组织来干涉但是后来嘛很多人意识到了另一种方便你知道一种新药物的研发过程吗先要做药理生化分析然后做动物试验最后再做临床试验临床试验又分一到四期成本非常非常高假如研发失败就等于全部投入都打了水漂而在这里成本却非常低先在境外做好药理生化分析再到这里来做最简单的动物试验动物试验做到什么程度有时候就看良心了听到这里华真行插话道有人还会略过动物试验阶段直接做临床试验吗罗柴德是的这种情况虽然不多但我发现过先在个别人身上小剂量试假如没有严重反应再继续但更多的情况是动物试验做得不完整数据积累和观察周期还不够就直接上临床了临床是有严格规范的比如一期试验志愿者通常是健康人二到四期试验志愿者都是相应的适应症患者就是得什么病的人吃治什么病的药二期试验还有对照组就是同样得这个病的人不能吃这个药要么服用安慰剂要么服用其他的上市药最好只服用安慰剂华真行你直接说重点这些我都可以回头去查资料罗柴德药物试验需要跟志愿者签责任协议保证志愿者完全知情并且给志愿者足够的补偿而在非索港国际医院只有患者没有志愿者他们都只是一个个数据样本华真行倒吸一口冷气那些人自己其实并不知情不仅没有补偿甚至是自己花钱在给别人做药物试验非索港国际医院有慈善性质但它并非几里国公立最早是国际救援组织建立的接受世界各机构的捐助它也收费而且收费很昂贵很少有人能付得起钱除非只是一些简单的小毛病没钱的人又想去看病可以申请援助需要填几张表格这里的文盲很多不认识外文的更多所以表格都是医院工作人员代填的对应不同的慈善援助项目得到某个项目援助就可以不花钱或者少花钱但毕竟也有人是自己花钱看病的至少是花了部分的钱罗柴德点了点头又说道其实最重要的不在这些这里的临床试验不规范有时候为了在最短时间内以最低成本拿到完整数据甚至是临床一期到三期混在一起做的华真行这怎么做罗柴德直接给药观察从小剂量开始一部分人给药一部分人不给药有相应病症的给这种药没相应病症的也给这种药有时候还能得到更全面的数据甚至是通过正规方法很难得到的华真行我没太听懂罗柴德举个例子吧比如说禁忌症与新的适应症通常药物试验的志愿者不能有其他基础疾病治消化的药不能给得心脏病的人吃假如吃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那么现在就能知道了或者还能发现这种药可以治疗新的病症华真行一时无语沉默了半天才问道国际医院的医生都参与了吗罗柴德赶紧摇头不不不大多数医生都没有参与他们都是来治病的职业操守也不允许他们那样做甚至都不知情华真行怎么会不知情不知不觉中他的语气已经像是在审问罗柴德解释道国际医院的情况也很复杂来自不同国家的医生使用的是来自世界各地多种渠道的药物很多情况不了解也很正常罗柴德看了华真行半天,终于长叹一声道:“本来不想说太多的,有些事说了恐怕你也不会明白。”
  华真行板着脸道:“我能护送你徒步穿过荒野,不代表我就只是无知的野人。”
  罗柴德:“好吧,明天就要告别了,今天就告诉你吧。非索港这个地方很落后、很愚昧、很混乱,但你知道这里最先进的机构是什么吗?”
  华真行:“以你的身份提出的这种问题,答案当然是国际医院。”
  非索港国际医院是从十五年的前的难民帐篷医院发展起来的,得到了国际上很多机构的资助,如今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它有数千张病床,甚至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安全区域,经常人满为患。
  说它先进,是指代表其最高水平的那些设施,有国际一流水准的研究室、手术室、化验室、监护室,上百间高档病房与发达国家的私立医院相比也不逊色多少。但这些条件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医院里大多数普通病房与床位条件很简陋,处置观察大厅则拥挤不堪。
  罗柴德点了点头:“是的,它不仅有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各种病房,还有最先进的实验室与研究科室。它有足够大的规模,有足够多的病人,能见到各种各样的病人,所以它有做药物试验的最佳条件。”
  华真行皱起眉头:“你们在这里进行非法药物试验?”
  罗柴德摇头道:“不是我们,是他们,我并没有参与。至于非不非法,国外的法律管不到非索港,而几里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国际医院,更别提他们好像就没有这方面明确的法律。
  这个国家掌握权势的人不会干涉国际医院的事情,做为心照不宣的交换条件,国际医院也会保障他们的医疗安全。
  至于药物试验,几乎你能想到的都有。最初很多机构把实验室放在这里,是因为做动物试验方便,比如这里的猴子很容易就能搞到,也没有那些动物保护组织来干涉……但是后来嘛,很多人意识到了另一种方便。
  你知道一种新药物的研发过程吗?先要做药理生化分析,然后做动物试验,最后再做临床试验。临床试验又分一到四期,成本非常非常高,假如研发失败就等于全部投入都打了水漂。
  而在这里,成本却非常低。先在境外做好药理生化分析,再到这里来做最简单的动物试验,动物试验做到什么程度有时候就看良心了……”
  听到这里,华真行插话道:“有人还会略过动物试验阶段直接做临床试验吗?”
  罗柴德:“是的,这种情况虽然不多,但我发现过,先在个别人身上小剂量试,假如没有严重反应再继续。但更多的情况是动物试验做得不完整,数据积累和观察周期还不够,就直接上临床了。
  临床是有严格规范的。比如一期试验,志愿者通常是健康人。二到四期试验志愿者都是相应的适应症患者,就是得什么病的人吃治什么病的药。二期试验还有对照组,就是同样得这个病的人不能吃这个药,要么服用安慰剂要么服用其他的上市药,最好只服用安慰剂……”
  华真行:“你直接说重点!这些我都可以回头去查资料。”
  罗柴德:“药物试验需要跟志愿者签责任协议,保证志愿者完全知情,并且给志愿者足够的补偿。而在非索港国际医院,只有患者,没有志愿者,他们都只是一个个数据样本。”
  华真行倒吸一口冷气:“那些人自己其实并不知情?不仅没有补偿,甚至是自己花钱在给别人做药物试验?”
  非索港国际医院有慈善性质,但它并非几里国公立,最早是国际救援组织建立的,接受世界各机构的捐助。它也收费,而且收费很昂贵,很少有人能付得起钱,除非只是一些简单的小毛病。
  没钱的人又想去看病,可以申请援助,需要填几张表格。这里的文盲很多,不认识外文的更多,所以表格都是医院工作人员代填的,对应不同的慈善援助项目。得到某个项目援助就可以不花钱或者少花钱,但毕竟也有人是自己花钱看病的,至少是花了部分的钱。
  罗柴德点了点头,又说道:“其实最重要的不在这些。这里的临床试验不规范,有时候为了在最短时间内以最低成本拿到完整数据,甚至是临床一期到三期混在一起做的。”
  华真行:“这怎么做?”
  罗柴德:“直接给药观察,从小剂量开始,一部分人给药一部分人不给药,有相应病症的给这种药,没相应病症的也给这种药……有时候还能得到更全面的数据,甚至是通过正规方法很难得到的。”
  华真行:“我没太听懂。”
  罗柴德:“举个例子吧,比如说禁忌症与新的适应症。通常药物试验的志愿者不能有其他基础疾病,治消化的药,不能给得心脏病的人吃,假如吃了不知道会有什么反应,那么现在就能知道了,或者还能发现这种药可以治疗新的病症。”
  华真行一时无语,沉默了半天才问道:“国际医院的医生,都参与了吗?”
  罗柴德赶紧摇头:“不不不,大多数医生都没有参与,他们都是来治病的,职业操守也不允许他们那样做,甚至都不知情。”
  华真行:“怎么会不知情?”不知不觉中,他的语气已经像是在审问。
  罗柴德解释道:“国际医院的情况也很复杂。来自不同国家的医生,使用的是来自世界各地多种渠道的药物,很多情况不了解也很正常。
罗柴德看了华真行半天,终于长叹一声道:“本来不想说太多的,有些事说了恐怕你也不会明白。”
  华真行板着脸道:“我能护送你徒步穿过荒野,不代表我就只是无知的野人。”
  罗柴德:“好吧,明天就要告别了,今天就告诉你吧。非索港这个地方很落后、很愚昧、很混乱,但你知道这里最先进的机构是什么吗?”
  华真行:“以你的身份提出的这种问题,答案当然是国际医院。”
  非索港国际医院是从十五年的前的难民帐篷医院发展起来的,得到了国际上很多机构的资助,如今的规模已经相当庞大。它有数千张病床,甚至在城市中形成了一个相对独立的安全区域,经常人满为患。
  说它先进,是指代表其最高水平的那些设施,有国际一流水准的研究室、手术室、化验室、监护室,上百间高档病房与发达国家的私立医院相比也不逊色多少。但这些条件一般人是享受不到的,医院里大多数普通病房与床位条件很简陋,处置观察大厅则拥挤不堪。
  罗柴德点了点头:“是的,它不仅有最先进的医疗器械和各种病房,还有最先进的实验室与研究科室。它有足够大的规模,有足够多的病人,能见到各种各样的病人,所以它有做药物试验的最佳条件。”
  华真行皱起眉头:“你们在这里进行非法药物试验?”
  罗柴德摇头道:“不是我们,是他们,我并没有参与。至于非不非法,国外的法律管不到非索港,而几里国的法律也管不到国际医院,更别提他们好像就没有这方面明确的法律。
  这个国家掌握权势的人不会干涉国际医院的事情,做为心照不宣的交换条件,国际医院也会保障他们的医疗安全。
  至于药物试验,几乎你能想到的都有。最初很多机构把实验室放在这里,是因为做动物试验方便,比如这里的猴子很容易就能搞到,也没有那些动物保护组织来干涉……但是后来嘛,很多人意识到了另一种方便。
  你知道一种新药物的研发过程吗?先要做药理生化分析,然后做动物试验,最后再做临床试验。临床试验又分一到四期,成本非常非常高,假如研发失败就等于全部投入都打了水漂。
  而在这里,成本却非常低。先在境外做好药理生化分析,再到这里来做最简单的动物试验,动物试验做到什么程度有时候就看良心了……”
  听到这里,华真行插话道:“有人还会略过动物试验阶段直接做临床试验吗?”
  罗柴德:“是的,这种情况虽然不多,但我发现过,先在个别人身上小剂量试,假如没有严重反应再继续。但更多的情况是动物试验做得不完整,数据积累和观察周期还不够,就直接上临床了。
  临床是有严格规范的。比如一期试验,志愿者通常是健康人。二到四期试验志愿者都是相应的适应症患者,就是得什么病的人吃治什么病的药。二期试验还有对照组,就是同样得这个病的人不能吃这个药,要么服用安慰剂要么服用其他的上市药,最好只服用安慰剂……”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