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给他弄个系统

下载免费读
华真行转过身就要去拿那个包袱,墨尚同伸手拦住他道:“别着急,饭还没吃完呢,先坐下来好好吃饭。罗医生今天中午正在做手术,你现在联系不上他。听老杨说你昨晚做了个很意思的梦,再讲讲呗,我也很感兴趣。”
  华真行耐住性子吃完了饭,一边讲述了昨夜做的那个梦。墨尚同听得入神了,半天不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杨老头则意味深长道:“别人回忆梦境,都是时间隔得越久越模糊,你这个梦倒好,越讲越清楚了,内容和细节越来越充实。”
  华真行笑了笑:“好奇怪的感觉,真的就像在回忆一段经历,越仔细回想,似乎就能想起来更多……时间差不多了,我得收拾一下去找罗医生了。”
  墨尚同抬头道:“我给你准备了一套衣服,包括裤子和靴子,有防弹效果,但你也不能掉以轻心。”
  杨老头补了一句:“别被打中就是最好的防弹,墨大爷给你的东西作用也是有限制的,不能依赖。”
  根据夏尔这个电话,华真行推断金大头已经派人去医院附近堵罗医生了。尽管时间紧迫,但华真行还是认真做了一番准备。墨尚同似乎早就考虑到各种可能,拿来的东西很齐全。
  他在楼上整理装备的时候,墨尚同盯着杨特红的眼睛道:“那不是单纯的梦境,而是一场推衍。小华自己不可能有那个本事,是不是你在暗中做的手脚?”
  杨特红笑眯眯地答道:“最近这小子一直有心事,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看,我也想知道他在琢磨什么。昨天我发现他回来的时候靠在墙角做梦呢,就顺势动了点手脚,但我也不知道他竟会做那样一个梦!”
华真行转过身就要去拿那个包袱,墨尚同伸手拦住他道:“别着急,饭还没吃完呢,先坐下来好好吃饭。罗医生今天中午正在做手术,你现在联系不上他。听老杨说你昨晚做了个很意思的梦,再讲讲呗,我也很感兴趣。”
  华真行耐住性子吃完了饭,一边讲述了昨夜做的那个梦。墨尚同听得入神了,半天不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杨老头则意味深长道:“别人回忆梦境,都是时间隔得越久越模糊,你这个梦倒好,越讲越清楚了,内容和细节越来越充实。”
  华真行笑了笑:“好奇怪的感觉,真的就像在回忆一段经历,越仔细回想,似乎就能想起来更多……时间差不多了,我得收拾一下去找罗医生了。”
  墨尚同抬头道:“我给你准备了一套衣服,包括裤子和靴子,有防弹效果,但你也不能掉以轻心。”
  杨老头补了一句:“别被打中就是最好的防弹,墨大爷给你的东西作用也是有限制的,不能依赖。”
  根据夏尔这个电话,华真行推断金大头已经派人去医院附近堵罗医生了。尽管时间紧迫,但华真行还是认真做了一番准备。墨尚同似乎早就考虑到各种可能,拿来的东西很齐全。
  他在楼上整理装备的时候,墨尚同盯着杨特红的眼睛道:“那不是单纯的梦境,而是一场推衍。小华自己不可能有那个本事,是不是你在暗中做的手脚?”
  杨特红笑眯眯地答道:“最近这小子一直有心事,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看,我也想知道他在琢磨什么。昨天我发现他回来的时候靠在墙角做梦呢,就顺势动了点手脚,但我也不知道他竟会做那样一个梦!”
  墨尚同似笑非笑道:“还好没有令你失望,对不对?”
  杨特红笑得很开心:“确实没让我失望,他在梦中竟然推衍出了一个五百年后的世界。假如换成夏尔做这个梦,估计只能是自己取代了金大头,然后变成非索港最大的黑帮老大。”
  墨尚同:“这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梦生推衍之境,其实很危险。他有可能醒不过来,醒过来了精神也可能出问题。他会以为那就是对未来的预言,把自己当成了一位先知,这样很容易出事,很多情况是他想不到的,在见知之外。”
  杨特红:“我自有办法让他安全醒过来,至于其他的问题则更不必担心。人家梦见的是五百年后的世界,而在那个世界里他只是个二十岁的大学毕业生,中间这四百八十年的过程并没有他本人。
  在梦里有人问他是否相信命运?其实就他在自问自答,给的答案还不错。因为对未来的憧憬,所以他更在意眼下的选择,既然如此,就没有你担心的那种情况。有意思吧?其实他连小学都没上过。
  经常有人认为自己不应该是现在这样的,想改变处境过得更好,更进一步,认为世道不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呢,世道究竟应该怎样才算满意?这可不是一条两条的想法,也不是几件事情上的愿望,而是整个世界的构架。
  我总算知道这小子这两年在想啥了,他在想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无论如何,至少给出了一个构架。他还不清楚实现的过程,于是就直接给了个结果,所以一杆子支到五百年后了。”
  墨尚同微微皱眉:“五百年后就是那个样子吗,我怎么觉得有点似曾相识。”
  杨特红:“以他的年纪和知识储备,梦得已经很不错啦。似曾相识才对,完全不认识才不可能。从小在非索港这个地方长大,见惯了这里的鬼样子,偏偏又能认识世界各地的人,现在的网络资讯又这么发达,能看见世界各地的情况。
  这里为什么这样,那里为什么不一样,什么地方曾经又怎样,究竟应该怎么样,谁都会对他说几句。就是你老墨,不也经常和他讲这些吗?”
  墨尚同:“我看柯夫子的影响痕迹很深,他经常对小华讲什么‘大同’之治,小华每次都会请教他不少问题。”
  柯夫子名叫柯孟朝,也是杨老头和墨大爷的朋友。三个老头坐一块喝酒总爱吵架,而柯夫子的口才很好,经常是一对二还能占上风。柯夫子最近不知道又跑什么地方游荡了,人不在非索港,所以今天没凑上。
  杨特红:“有影响很正常,都是有理想的人嘛。而且我仔细琢磨了,好像也接近你的理想。”
  墨尚同摇了摇头:“似是而非,还是有区别的。”
  正在说话间,华真行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背着一个长条状的登山包,换了一套土黄色的长衣长裤,脚蹬厚底靴。杨特红瞪眼问道:“怎么搞得这么黑漆麻乎的?”
  华真行脸上和露出衣服的皮肤表面都抹了一层黑色的油泥,乍一看与当地人的肤色差不多。他答了一声:“伪装!”便匆匆离开了杂货铺。
  墨尚同又摇了摇头:“毕竟是个孩子,既好奇又容易冲动,有点本事就忍不住。”
  方才杨特红说华真行还是个孩子,墨尚同说他在这个地方已经不算孩子了,如今自己却又说出了同样的话。杨特红咂咂了嘴道:“啥事都稳稳当当的就成老头子了,不经历事情怎么会懂事情呢?”
华真行转过身就要去拿那包袱墨尚同伸手拦住道:“别着急饭还没吃完呢先坐下来吃饭。罗医生今天中午正在做手术现在联系上。听老杨说昨晚做很意思梦再讲讲呗也很感兴趣。”
  华真行耐住性子吃完饭边讲述昨夜做那梦。墨尚同听得入神半天说话副若有所思样子。杨老头则意味深长道:“别回忆梦境都时间隔得越久越模糊梦倒越讲越清楚内容和细节越来越充实。”
  华真行笑笑:“奇怪感觉真就像在回忆段经历越仔细回想似乎就能想起来更多……时间差多得收拾下去找罗医生。”
  墨尚同抬头道:“给准备套衣服包括裤子和靴子有防弹效果但也能掉以轻心。”
  杨老头补句:“别被打中就最防弹墨大爷给东西作用也有限制能依赖。”
  根据夏尔电话华真行推断金大头已经派去医院附近堵罗医生。尽管时间紧迫但华真行还认真做番准备。墨尚同似乎早就考虑到各种可能拿来东西很齐全。
  在楼上整理装备时候墨尚同盯着杨特红眼睛道:“那单纯梦境而场推衍。小华自己可能有那本事在暗中做手脚?”
  杨特红笑眯眯地答道:“最近小子直有心事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看也想知道在琢磨什么。昨天发现回来时候靠在墙角做梦呢就顺势动点手脚但也知道竟会做那样梦!”
  墨尚同似笑非笑道:“还没有令失望对对?”
  杨特红笑得很开心:“确实没让失望在梦中竟然推衍出五百年后世界。假如换成夏尔做梦估计只能自己取代金大头然后变成非索港最大黑帮老大。”
  墨尚同:“种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梦生推衍之境其实很危险。有可能醒过来醒过来精神也可能出问题。会以为那就对未来预言把自己当成位先知样很容易出事很多情况想到在见知之外。”
  杨特红:“自有办法让安全醒过来至于其问题则更必担心。家梦见五百年后世界而在那世界里只二十岁大学毕业生中间四百八十年过程并没有本。
  在梦里有问否相信命运?其实就在自问自答给答案还错。因为对未来憧憬所以更在意眼下选择既然如此就没有担心那种情况。有意思?其实连小学都没上过。
  经常有认为自己应该现在样想改变处境过得更更进步认为世道应该样。但呢世道究竟应该怎样才算满意?可条两条想法也几件事情上愿望而整世界构架。
  总算知道小子两年在想啥在想世界应该什么样无论如何至少给出构架。还清楚实现过程于就直接给结果所以杆子支到五百年后。”
  墨尚同微微皱眉:“五百年后就那样子怎么觉得有点似曾相识。”
  杨特红:“以年纪和知识储备梦得已经很错啦。似曾相识才对完全认识才可能。从小在非索港地方长大见惯里鬼样子偏偏又能认识世界各地现在网络资讯又么发达能看见世界各地情况。
  里为什么样那里为什么样什么地方曾经又怎样究竟应该怎么样谁都会对说几句。就老墨也经常和讲些?”
  墨尚同:“看柯夫子影响痕迹很深经常对小华讲什么‘大同’之治小华每次都会请教少问题。”
  柯夫子名叫柯孟朝也杨老头和墨大爷朋友。三老头坐块喝酒总爱吵架而柯夫子口才很经常对二还能占上风。柯夫子最近知道又跑什么地方游荡在非索港所以今天没凑上。
  杨特红:“有影响很正常都有理想嘛。而且仔细琢磨像也接近理想。”
  墨尚同摇摇头:“似而非还有区别。”
  正在说话间华真行已经从楼上走下来背着长条状登山包换套土黄色长衣长裤脚蹬厚底靴。杨特红瞪眼问道:“怎么搞得么黑漆麻乎?”
  华真行脸上和露出衣服皮肤表面都抹层黑色油泥乍看与当地肤色差多。答声:“伪装!”便匆匆离开杂货铺。
  墨尚同又摇摇头:“毕竟孩子既奇又容易冲动有点本事就忍住。”
  方才杨特红说华真行还孩子墨尚同说在地方已经算孩子如今自己却又说出同样话。杨特红咂咂嘴道:“啥事都稳稳当当就成老头子经历事情怎么会懂事情呢?”
华真行转过身就要去拿那个包袱,墨尚同伸手拦住他道:“别着急,饭还没吃完呢,先坐下来好好吃饭。罗医生今天中午正在做手术,你现在联系不上他。听老杨说你昨晚做了个很意思的梦,再讲讲呗,我也很感兴趣。”
  华真行耐住性子吃完了饭,一边讲述了昨夜做的那个梦。墨尚同听得入神了,半天不说话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杨老头则意味深长道:“别人回忆梦境,都是时间隔得越久越模糊,你这个梦倒好,越讲越清楚了,内容和细节越来越充实。”
  华真行笑了笑:“好奇怪的感觉,真的就像在回忆一段经历,越仔细回想,似乎就能想起来更多……时间差不多了,我得收拾一下去找罗医生了。”
  墨尚同抬头道:“我给你准备了一套衣服,包括裤子和靴子,有防弹效果,但你也不能掉以轻心。”
  杨老头补了一句:“别被打中就是最好的防弹,墨大爷给你的东西作用也是有限制的,不能依赖。”
  根据夏尔这个电话,华真行推断金大头已经派人去医院附近堵罗医生了。尽管时间紧迫,但华真行还是认真做了一番准备。墨尚同似乎早就考虑到各种可能,拿来的东西很齐全。
  他在楼上整理装备的时候,墨尚同盯着杨特红的眼睛道:“那不是单纯的梦境,而是一场推衍。小华自己不可能有那个本事,是不是你在暗中做的手脚?”
  杨特红笑眯眯地答道:“最近这小子一直有心事,什么都想学什么都想看,我也想知道他在琢磨什么。昨天我发现他回来的时候靠在墙角做梦呢,就顺势动了点手脚,但我也不知道他竟会做那样一个梦!”
  墨尚同似笑非笑道:“还好没有令你失望,对不对?”
  杨特红笑得很开心:“确实没让我失望,他在梦中竟然推衍出了一个五百年后的世界。假如换成夏尔做这个梦,估计只能是自己取代了金大头,然后变成非索港最大的黑帮老大。”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