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梦与现实

下载免费读
很多小孩都曾问过大人——我从哪里来?“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总是大人们的答案之一。而对于华真行来说,这就是标准答案。
  与梦境截然不同,现实中的黑荒大陆上向来各种冲突不断,而在几里国内,十五年前的那次部族冲突是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暴乱,导致数十万人丧生,从更南方的城市蔓延到非索港,一度尸横遍野。
很多小孩都曾问过大人我从哪里来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总是大人们的答案之一而对于华真行来说这就是标准答案与梦境截然不同现实中的黑荒大陆上向来各种冲突不断而在几里国内十五年前的那次部族冲突是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暴乱导致数十万人丧生从更南方的城市蔓延到非索港一度尸横遍野当时在硝烟弥漫流弹乱飞的街头杨特红听见路边一个垃圾桶里传出哭声他从里面的救出了一个婴儿这个孩子就是华真行杨特红很特别让人不好评价他做生意非常精明甚至斤斤计较喜欢把什么帐都算的明明白白不该给的好处绝不愿意给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也不愿意做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从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不占不该占的便宜哪怕是天大好处只要不是自己该拿的杨老头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举个例子假如谁家里没人又放了许多现金可以悄悄拿走不被发现那么这里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拿的假如非索港还有一个人不会那样做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杨老头杨老头不够大方仗义疏财的事情几乎从不沾边但说他为人悭吝小器也谈不上他的性格很随和对很多事情并不计较说起来也挺矛盾的一个做生意喜欢斤斤计较的人给华真行的印象居然是不计较感觉总是怪怪的但在杨老头身上却得到了完美的统一杂货店里经常有食品过期其实很多食品包装上的保质期都留有裕量刚过期的也不是不能吃这里的人更不会在意但杨老头却从不拿出来施舍给乞讨者非索港有很多乞丐他们并不是职业乞丐但都习惯了伸手要钱要东西每当有衣着还算干净整洁的外国人或外乡人出现在街头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总会一群孩子围过去要钱有的成年人也会去要他们往往一不小心身上的东西就被偷走了当地那些衣着光鲜的大人物假如出现在街头也会有人围上去伸手要钱人群经常被那些大人物身边的随从轰开要不到也没关系假如要到了就是赚了这就是本地人最朴素的观念杨老头在这里已经住了很多年却从不施舍什么杨老头也从不卖过期的东西他都会让华真行拿出去扔掉杨老头让华真行扔东西要远远地丢悄悄地丢每次换不同的地方丢简直跟做贼似的这些东西肯定不会浪费转眼就会被人捡回去但杨老头不计较只要不和自家的杂货店扯上关系就行对于杨老头这种做法华真行并无异议他太清楚非索港是个什么地方了去年曾有一位早已移民海外的球星接受采访回忆起童年经历他是在非索港出生的记得十来岁的时候当地开了一家汉堡店有一位善良的女店员经常在后半夜将当天卖剩下的汉堡悄悄送给他们这些饿肚子的孩子于是到了夜里他总是等在哪家汉堡店的后门许多年的过去了曾经的孩子已成长为国际巨星他希望能找到那个善良的女人并报答对方新闻播出后引起了很大轰动马上有人声称自己就是那个女店员结果却被戳穿是冒名者那位球星终究没有找到恩人而那家汉堡店也关门快十年了华真行算是亲眼见证了事情的全过程当初华真行只有五六岁已经记事了而几里国正从几年前的那场动乱中渐渐恢复过来社会秩序迎来了一段难得的稳定期经济从低谷中增长很快也有不少国家与机构来此投资援建做生意非索港涌入了不少海外人士就在离杂货铺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金奶门快餐店它是全球连锁的加盟店对所出售食物的管理有统一要求前一天做的汉堡不隔夜销售会被当成垃圾丢掉在海外很多地方这类垃圾会有及时而专门的分类处理但在非索港却很难做到有一位女店员就将卖剩下的汉堡送给周围的孩子那位球星就是其中之一他不久后就被球探选中带到海外俱乐部的青训营不清楚后来发生的事情那些孩子都买不起店里的汉堡有的孩子也会把女店员给的汉堡带回家后来每天半夜等在后门孩子越来越多汉堡就不够了当然就有人拿不到善良的女店员就会带着歉意解释汉堡都是当天卖剩下的今天店里生意太好了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前起总有一些游手好闲的大人孩子在店里店外滋扰顾客非索港当时社会环境还算稳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捣乱的都是当地人这种事情警察也很少理会恐怕想管都管不过来有些人脑中没有复杂的道德逻辑往往只会思考最直接的利益因果假如店的汉堡卖不出去当天不就剩下来了吗剩的越多他们能拿到的就越多半年后这家快餐店的关闭了又是许多年过去了那位女店员早已不知所踪这种事情在别的地方可能不会发生但在发生非索港华真行一点都不意外华真行也曾问过杨老头当初为什么要救自己杨老头是一个从不会自找麻烦的人而非索港是个危险混乱的地方只要不涉及到杨老头本人的事他几乎不会去插手遇见什么乱子也都绕着走为何会冒着枪林弹雨从垃圾桶里拣回来一个孩子很多小孩都曾问过大人——我从哪里来?“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总是大人们的答案之一。而对于华真行来说,这就是标准答案。
  与梦境截然不同,现实中的黑荒大陆上向来各种冲突不断,而在几里国内,十五年前的那次部族冲突是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暴乱,导致数十万人丧生,从更南方的城市蔓延到非索港,一度尸横遍野。
  当时在硝烟弥漫、流弹乱飞的街头,杨特红听见路边一个垃圾桶里传出哭声,他从里面的救出了一个婴儿,这个孩子就是华真行。
  杨特红很特别,让人不好评价。他做生意非常精明甚至斤斤计较,喜欢把什么帐都算的明明白白,不该给的好处绝不愿意给,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也不愿意做,
  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从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不占不该占的便宜。哪怕是天大好处,只要不是自己该拿的,杨老头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举个例子,假如谁家里没人又放了许多现金,可以悄悄拿走不被发现,那么这里有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会拿的。假如非索港还有一个人不会那样做,那么这个人一定就是杨老头。
  杨老头不够大方,仗义疏财的事情几乎从不沾边,但说他为人悭吝小器也谈不上,他的性格很随和,对很多事情并不计较。
  说起来也挺矛盾的,一个做生意喜欢斤斤计较的人,给华真行的印象居然是“不计较”,感觉总是怪怪的,但在杨老头身上却得到了完美的统一。
  杂货店里经常有食品过期,其实很多食品包装上的保质期都留有裕量,刚过期的也不是不能吃,这里的人更不会在意,但杨老头却从不拿出来施舍给乞讨者。
  非索港有很多乞丐,他们并不是职业乞丐,但都习惯了伸手要钱要东西。每当有衣着还算干净整洁的外国人或外乡人出现在街头,不管他们是干什么的,总会一群孩子围过去要钱,有的成年人也会去要,他们往往一不小心身上的东西就被偷走了。
  当地那些衣着光鲜的大人物假如出现在街头,也会有人围上去伸手要钱,人群经常被那些大人物身边的随从轰开。要不到也没关系,假如要到了就是赚了,这就是本地人最朴素的观念。
  杨老头在这里已经住了很多年,却从不施舍什么。杨老头也从不卖过期的东西,他都会让华真行拿出去扔掉。
  杨老头让华真行扔东西,要远远地丢、悄悄地丢、每次换不同的地方丢,简直跟做贼似的。这些东西肯定不会浪费,转眼就会被人捡回去。但杨老头不计较,只要不和自家的杂货店扯上关系就行。
  对于杨老头这种做法,华真行并无异议,他太清楚非索港是个什么地方了。
  去年曾有一位早已移民海外的球星接受采访,回忆起童年经历。他是在非索港出生的,记得十来岁的时候当地开了一家汉堡店,有一位善良的女店员经常在后半夜将当天卖剩下的汉堡悄悄送给他们这些饿肚子的孩子,于是到了夜里他总是等在哪家汉堡店的后门……
  许多年的过去了,曾经的孩子已成长为国际巨星,他希望能找到那个善良的女人并报答对方。新闻播出后引起了很大轰动,马上有人声称自己就是那个女店员,结果却被戳穿是冒名者。
  那位球星终究没有找到恩人,而那家汉堡店也关门快十年了,华真行算是亲眼见证了事情的全过程。
  当初华真行只有五、六岁,已经记事了,而几里国正从几年前的那场动乱中渐渐恢复过来,社会秩序迎来了一段难得的稳定期。经济从低谷中增长很快,也有不少国家与机构来此投资、援建、做生意,非索港涌入了不少海外人士。
  就在离杂货铺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金奶门快餐店。它是全球连锁的加盟店,对所出售食物的管理有统一要求,前一天做的汉堡不隔夜销售,会被当成垃圾丢掉。
  在海外很多地方,这类垃圾会有及时而专门的分类处理,但在非索港却很难做到。有一位女店员就将卖剩下的汉堡送给周围的孩子,那位球星就是其中之一,他不久后就被球探选中带到海外俱乐部的青训营,不清楚后来发生的事情。
  那些孩子都买不起店里的汉堡,有的孩子也会把女店员给的汉堡带回家……后来每天半夜等在后门孩子越来越多,汉堡就不够了,当然就有人拿不到。善良的女店员就会带着歉意解释,汉堡都是当天卖剩下的,今天店里生意太好了……
  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前起,总有一些游手好闲的大人孩子在店里店外滋扰顾客。非索港当时社会环境还算稳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捣乱的都是当地人,这种事情警察也很少理会,恐怕想管都管不过来。
  有些人脑中没有复杂的道德逻辑,往往只会思考最直接的利益因果,假如店的汉堡卖不出去,当天不就剩下来了吗?剩的越多,他们能拿到的就越多……半年后,这家快餐店的关闭了……又是许多年过去了,那位女店员早已不知所踪。
  这种事情在别的地方可能不会发生,但在发生非索港,华真行一点都不意外。
  华真行也曾问过杨老头,当初为什么要救自己?杨老头是一个从不会自找麻烦的人,而非索港是个危险混乱的地方。只要不涉及到杨老头本人的事,他几乎不会去插手,遇见什么乱子也都绕着走,为何会冒着枪林弹雨从垃圾桶里拣回来一个孩子?
很多小孩都曾问过大人——我从哪里来?“从垃圾堆里捡来的”,总是大人们的答案之一。而对于华真行来说,这就是标准答案。
  与梦境截然不同,现实中的黑荒大陆上向来各种冲突不断,而在几里国内,十五年前的那次部族冲突是历史上最惨烈的一场暴乱,导致数十万人丧生,从更南方的城市蔓延到非索港,一度尸横遍野。
  当时在硝烟弥漫、流弹乱飞的街头,杨特红听见路边一个垃圾桶里传出哭声,他从里面的救出了一个婴儿,这个孩子就是华真行。
  杨特红很特别,让人不好评价。他做生意非常精明甚至斤斤计较,喜欢把什么帐都算的明明白白,不该给的好处绝不愿意给,对自己没好处的事情也不愿意做,
  但是另一方面,他也从不做损人利己的事情,不占不该占的便宜。哪怕是天大好处,只要不是自己该拿的,杨老头连眼皮都不会抬一下。
>> 用笔趣阁APP, 第一时间看更新 << 下一页

左翻页区

呼出菜单

右翻页区

统计位置